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沼雀

2020-02-06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沼雀

原創投稿

評論:
現在我甚至不想再問你到底怎么了

    從八十八到零點五,暴雪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將“魔獸”這個全球頂級IP的價值壓榨殆盡。目前在M站的評分全球倒數第一,順利完成反向超神的壯舉。這也正式代表著,曾經因為《魔獸爭霸》成為“暴白”的玩家,這次則因為“魔獸”成為了堅定暴黑。

    或痛心或惋惜,不過玩家對暴雪的信任,卻伴隨著這次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發售消耗殆盡。而在之前,我們已經給了暴雪足夠的信任和機會,也不止一次問出了“暴雪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這句話不知從何時起,流行在暴雪的玩家群體間。在當時這句話包含著玩家們的不解,看起來更像是在焦急的詢問狀況。我們渴望了解到暴雪發生了什么,渴望知道這家“出品必是精品”的公司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    然而暴雪并沒有透露太多。我們只能看到暴雪從維旺迪贖身成功,看到暴雪的元老們功成身退,看到新一輩接過暴雪大旗,雖然伴有憂慮,但這一切都是游戲公司發展必須經歷的,正如同王朝終將更迭。

    而在暴雪最如日中天的日子里,他借阿爾薩斯說出了那句留名青史的名言——“王權沒有永恒”。在當時,我們認為這句話是暴雪對過往發起的挑戰,是暴雪面向未來的信心。但不曾想,這句話卻是暴雪對自己的預言。日后的暴雪,像極了在父親懷里安享彌留之際的阿爾薩斯,或者說暴雪的一生,正如自己筆下阿爾薩斯的命運,世界上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諷刺的事情了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從1994年的《魔獸爭霸》到1996年的《暗黑破壞神》,再到1998年的《星際爭霸》,暴雪用這三部作品就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了游戲歷史中,正如提瑞斯法林地輕聲呼喚著阿爾薩斯的名字。時至今日,我們依然能看到許多Diablo-Like的游戲,從“星際”時代就開始的抗韓大業也延續至今,而《魔獸爭霸》在當年不僅是最成功的,也是影響力最為深刻的。深刻到無論暴雪在經歷什么,只要他肯搬出“魔獸”,那么黑暗中的玩家一眼就能找到燈塔。

    但燈塔的火光在暴風雪中漸漸熄滅。《魔獸世界》的玩家數在“巫妖王”之后直年下滑,當玩家們以為閹割后的“德拉諾之王”已經夠爛的時候,暴雪又拿出了“爭霸艾澤拉斯”,撲朔迷離的劇情和玩法幾乎榨干了這塊金字招牌最后的口碑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RTS市場的頹靡意味著《星際爭霸2》幾乎不會取得前作的成功,《暗黑破壞神3》的失敗和那個遺臭萬年的“手機梗”,使玩家們不得不重新審視暴雪,《守望先鋒》一次次調整重復著暴雪最糟的傳統藝能——“我來教你打游戲”。在這段時間里,暴雪三巨頭幾乎全線垮臺。在這個時候的“暴雪,你到底是怎么了”,比起關心,更像是問責。

    在這個大廈將傾的危難時機,暴雪終于搬出了《魔獸爭霸3:重置版》,他的出現無異于燈塔熄滅后燃起的火把,雖然微小,但卻象征著希望。但當玩家們湊近一看,才發現,這哪是火把,根本是根火柴,除了絕望就是憤怒。

    除了在2018年嘉年華上承諾和展示的無一兌現外,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作為一款游戲本身也充滿著不走心和粗制濫造,這部作品都堪稱恥辱柱上最閃亮的星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在作品發售后,大量承諾沒有兌現,使得玩家口碑掃地,而在后續又被扒出游戲本身也有大量問題。例如那個讓CPU吃緊的主菜單,就被技術黨發現實際上Chrome套殼的網頁APP,也就是說,這次“重制版”甚至連菜單都懶得單獨制作,直接使用了最廉價的解決方式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而游戲也在發售后替換了渲染,這意味著在嘉年華上的試玩相當于展示用特殊版本。如果玩家可以用“至少模型還不錯來安慰自己”,那么我只能告訴你,整個“重制版”里唯一良心的部分,恰好是暴雪外包出去的。

    很快,外包公司Lemonsky員工的一則推文,再次將暴雪推上風口浪尖。他們當時提出過重新設計動畫,但暴雪最后覺得麻煩,于是親自否決了這個提案,只想著盡快發售,最終決定直接套用老版。

    也就是說在最后,暴雪甚至不愿意為“魔獸”投入更多,連傳統藝能的跳票也不愿使用。讓資深粉絲想要甩鍋給外包公司都無從下手,一切都是暴雪的咎由自取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“Lemonsky在先前也負責了<星際爭霸:重置版>的制作”

    當然你可能會說,至少我們還有自定義地圖。但很不幸,這次的地圖編輯器,實在爛的可怕。和游戲本體一樣BUG多且易崩潰,而且只要你用新版編輯器打開過老板地圖,那么這張地圖將難以使用老版編輯器編輯。再加上之前的霸王條款,暴雪將會獲得玩家作品的所有權,這也就意味著,這從根本上斷了過去作者的后路,所以不少玩家為了報復暴雪,奇招百出,通過制作大量“敏感詞匯”地圖并發布的方式,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《魔獸爭霸:重制版》的失敗,使得過去最親密的朋友變為了現在最深痛的敵人。

    在“重制版”口碑掃地后,我問起了群里的朋友,“你覺得‘重制版’應該是什么樣子?”他們告訴我,最起碼能對標“星際2”吧。資深粉絲渴望在無盡黑夜中看到溫暖的希望,給他們一個理由繼續愛下去;路人希望能在若干年后目睹老驥伏櫪,讓我們知道時間過得沒有那么快。但最后我們得到了什么?

    一根廉價的,趕工的,無法提供希望的火柴。而粉絲們還得在蕭瑟的夜風中目睹火柴燃燒過去,緩緩吞噬著空氣中僅存的希望;這是殘忍的、無情的、背棄過去的做法,這種行為猶如對過去理想的徹底背叛,成為了路人戲謔世界殘酷無情的有力論據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如果將暴雪看做是阿爾薩斯,那么過去的時間猶如烏瑟爾,帶領他步入稱王之路;而維旺迪的收購恰似斯坦索姆屠城,阿爾薩斯雖然拯救了城市,卻讓黑暗流入心中;投入動視懷抱后,暴雪慢慢忘記了過去的榮耀,心中只有為“主人”服務;“泰坦”的失敗,則開啟了王權隕落的前兆。

    《魔獸爭霸3:重制版》的暴死,無非印證了王權沒有永恒

    “暴雪,你到底怎么了”,當下這句話猶如感情遭到背叛后最歇斯底里的宣泄。暴雪用數十年時間,將“魔獸”從數年一遇變為數年遺臭。現在回顧2018年的暴雪嘉年華,除了手機梗值得銘記以外,我們又多了新的談資——《魔獸爭霸:重制版》。或許即便如此,你的心中對暴雪還有希望,那么問題來了。

    暴雪會在《暗黑破壞神4》上找回自我嗎?你或許愿意相信,但暴雪能不能,是另一碼事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參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

    快了乐12开奖